南京大学戏剧影视研究所,戏剧影视艺术系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影响和解释:小世界理论、网络科学理论、弱关系理论与网状叙事电影
  • 杨鹏鑫

    【发表于《电影艺术》2016年第6期】

    影响和解释:小世界理论、网络科学理论、弱关系理论与网状叙事电影


    提要:当代网状叙事电影的兴起与快速发展,已使其中一些关键问题难以被忽视:如这种电影兴起的思想根源和观念基础是什么?如何解释其中松散的主角关系和人物轨迹的交汇?常用的电影研究方法并不能很好解答这些问题;而借助跨学科研究,引入当代社会与自然科学中的小世界理论、网络科学理论、弱关系理论等成果,可以为我们理解、解释网状叙事电影及其中一些关键问题带来更坚实的理论基础和更全面的视野。

     

        在当前对网状叙事电影(Network NarrativeFilms,又称“网状电影”)①的研究中,已经有几个嗅觉敏锐的学者觉察到了六度分隔理论、网络科学理论这样的当代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理论,对当代网状叙事电影产生的影响和可能提供的解释潜力。如大卫·波德维尔就曾提及六度分隔理论对网状叙事电影有影响②,他还将几部网状叙事电影视为被网络理论所影响的网状叙事的大众化的产物③。温蒂·埃弗雷特也提到:《巴黎浮世绘》《中场休息》等网状形态的电影体现了对网络理论的迷恋。④可惜并未有人将这一跨学科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

        当代网状叙事电影的兴起与快速发展,已经使得这种叙事形态中的一些关键性问题难以被忽视:如网状叙事电影兴起的思想根源和观念基础是什么?如何解释网状叙事电影中松散的主角关系?如何理解网状叙事电影中人物轨迹的交汇?

        而依据原本的电影史研究、叙事学研究、文化研究等电影研究范式,并不能很好地解释网状叙事电影中的这些关键性问题,亦难以完整地揭示出当代极其兴盛的网状叙事电影图景的全貌。而借助跨学科研究,将当代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相关成果(如小世界理论、网络科学理论、弱关系理论)引入到网状叙事电影研究中,可以为我们理解、解释网状叙事电影及其中一些关键性问题带来更坚实的理论基础、更具启发性的视角和更全面的视野。

     

    一、小世界理论与网状叙事电影

     

        1960年代中后期,哈佛大学社会心理学方面的学者斯坦利·米尔格兰姆(Stanley Milgram)教授继承了迈克尔·古列夫奇(MichaelGurevich)关于社会网络结构的研究⑤及伊锡亚·德·索拉·普尔(Ithiel deSola Pool)和曼弗雷德·科赫(Manfred Kochen)关于社会网络的初步成果⑥,通过那个著名的邮件传递实验发现:美国任意两个人之间要建立起联系只需要平均5.2个中间人,即两个人建立联系的平均连接次数是6.2次,因而他在1967年发表了后来举世闻名的“小世界理论”(SmallWorld Theory)⑦。这一理论又被称为“六度分隔理论”(Six Degreesof Separation Theory)。经由伊锡亚·德·索拉·普尔、曼弗雷德·科赫、邓肯·瓦特斯(DuncanJ. Watts)、斯蒂芬·斯特洛盖兹(Steven H. Strogatz)等人的持续推动和凯文·贝肯游戏⑧的普及,这一理论从1990年代开始发扬光大,成为一代显学,也使大众对该理论获得了广泛的认知。

        对“小世界理论”的验证也一直在被推进。2006年,微软公司和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科学家在很大样本的基础上对六度分隔理论进行了验证:他们分析了2006年6月全球242,720,596个用户的300亿条MSN简讯,建立起了1.9亿个结点(node,也可译为“节点”),发现任意两个用户仅仅需要通过平均6.6人就能建立起联系,48%的用户能够在6次内建立连接,78%的用户能够在7次内建立起连接,而两个用户之间能建立起联系的最多连接次数为29次,所以他们建议将“六度分隔”修改为“七度分隔”(7 Degrees of Separation)。⑨还有学者研究了2009年7月Twitter上的全球用户的活动,发现97.6%的用户可以通过6次以内的连接产生联系,而两个用户之间能产生联系的最多连接次数为18次。⑩2011年11月,Facebook和米兰大学的学者通过研究当时Facebook上7.21亿名用户及其产生的690亿个关系连接,发现这些用户中任何两个人建立起连接的平均分隔次数为4.74次,即Facebook上任何两个人平均只需要3.74个中间人就能建立起连接,因此他们建议将“六度分隔”修改为“四度分隔”(Four Degrees of Separation)。⑪

       无论是“七度分隔”“六度分隔”还是“四度分隔”,毫无疑问的是,人类已经生活在一个网状社会中了,人和人之间可以经由短的路径(short path)而获得联系,且这种网状情形愈来愈明显。正如有学者所指出的:六度分隔理论已成为理解社会性结构的钥匙。⑫小世界理论科学地阐述了人类所生活的网状社会结构,尤其是当代这个人与人联系更加广泛的社会结构。小世界理论/六度分隔理论也很快将影响波及到了电影领域。

        譬如,1993年的电影《六度分离》(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中威尔·史密斯扮演的主人公就在电影里大谈六度分隔理论:“我们之间,只需要5个人相连……不管是美国总统还是威尼斯的船夫,只要找到正确的5个人,我们就能联系起来……我们之间联系如此紧密”等等;这个主人公甚至要在实际行动中实践这一理论。

        如果将视野放大一些,我们会发现从1990年代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兴起的网状叙事电影,大都在某种程度上实践着小世界理论。1990年代的多数网状叙事电影,如《短片集》《重庆森林》《山谷两日》《爱情麻辣烫》《前进洛城》,常常选择将其联系松散的网状故事与网状人物关系局限在一个城市之中;而新世纪以来,像《毒品网络》《远处的光》《辛瑞那》《巴别塔》《反恐疑云》《孟买三月十二日》《圣诞树》《圆舞360》《传染病》《恋爱中的城市》这样的网状叙事电影,则纷纷将其网状故事、网状联系的人物散布到多个城市甚至多个国家、多个大洲:这也意味着,网状叙事电影所能描述的人物与空间的网络越来越大了。当然,在更大的空间、更大的人际网络中,小世界现象也更容易得到彰显。

       以1996年的美国电影《山谷两日》为例,该片通过一桩谋杀案将11个关系大多并不熟悉的主要人物联系在了一起。在这个复杂的人物关系中,只有李和海嘉,贝基和罗伊,亚伦、奥坠和苏珊,维斯和埃文是亲属、朋友这样的熟人关系;李与多斯摩,贝基与李和海嘉,是泛泛之交;而其他的人物关系都是之前互为陌生人的关系。也就是说,这个网状故事主要是靠偶然相遇、泛泛之交产生的弱关系而展开的。较之《山谷两日》,2010年的俄罗斯喜剧片《圣诞树》则更加自觉地在电影中践行着“六度分隔理论”:该片的宣传语“六度分隔庆祝”(6 Degrees of Celebration)便有意模仿了“六度分隔理论”这一术语;而该片的故事建构原理,也正像片中小男孩沃瓦说的“六度分隔理论”那样:“地球上所有互不认识的人,只需要六个人就能建立起联系”;该片的主要故事便是如何利用六度分隔理论让福利院的小女孩瓦莉娅的愿望传到俄罗斯总统那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该片经由俄罗斯八个城市中的十来个主要人物,通过人物A把信息传给朋友B、B传给朋友C、C传给朋友D这样的方式,将瓦莉娅的愿望传到了俄罗斯总统那里。《圣诞树》中的主要人物虽然大多数互不相识,但通过小世界理论和小世界现象,各个人物建立起了联系。

       如果说《山谷两日》《圣诞树》中的网络还不够大:《山谷两日》的地点只局限在洛杉矶的一个山谷中,主要人物也只局限为生活在洛杉矶的美国人;《圣诞树》中的地点都是俄罗斯的城市,人物也都是俄罗斯人。那《巴别塔》则将故事范围扩展到了四个国家的十多个主要人物。《巴别塔》中这么多陌生人能建立起联系起源于一把枪:日本人绵古安二郎与女儿千惠子有强烈隔阂,他在摩洛哥旅行时曾将一把枪送给了当地导游;此导游将枪卖给朋友阿杜拉;阿杜拉的儿子失手用枪打中了来旅行的美国人苏珊;苏珊家的保姆艾米丽娅将苏珊的孩子带到了墨西哥。《巴别塔》中出现了上百个人物和十几个主要人物,而这些人物主要通过偶然的相遇而产生联系。该片的主要人物关系图如下:

        《巴别塔》的主要人物关系图

     

        从上图可见,正如小世界理论所描述的那样,《巴别塔》中之前素未相识的人物,通过几个中间人就能建立起连接,而该片中的主要人物之间,关系最远的人物,如日本警察和美国警察,也只需要6次连接(5个中间人)就能建立起联系。

        在网状叙事电影中,比《巴别塔》的人物关系网络更庞大的网络也已经出现。如电影《辛瑞那》的故事发生地分散于伊朗的德黑兰,黎巴嫩的贝鲁特,叙利亚的大马士革,瑞士的日内瓦,法国的安提布岬,西班牙的玛贝拉,美国的德克萨斯州、维吉尼亚州、新泽西州、马里兰州、华盛顿特区等地,该片中地点分散、人物关系松散,但所有人物也都可以经由几个中间人建立起联系。

        这些网状叙事电影,向我们一再展示如今广为流行的观念 “地球是一个村”,而这样的观念,正是小世界理论的核心主张。小世界理论得以成立、小世界现象得以显现的基础就在于: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中人与人是相联系的、是相关的,众多的人一起构成了联系广泛而复杂的关系网络,即便是陌生人之间也可以通过短的路径、通过比较少的中间人而建立起联系。也就是说,小世界理论和小世界现象关注人们之间的相关关系。而网状叙事电影也特别关注多主角之间的相关关系,网状叙事电影的一般叙事模式,便是影片中的相对独立、各自拥有其行动轨迹的多个主角之间如何产生联系、影响,且其多个主角之间的联系常常是比较微弱的、非直接的。譬如《巴别塔》中的美国人苏珊和日本人千惠子这两个主角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关联,但通过中间人,她们之间的确产生了一种微弱的联系。

        现代交通、现代通讯的发展,使得人们能够认识到、接触到、遇到更多的其他人,让整个人际网络中的联系更广泛,也使得当代社会越来越成为一种人员异质交往的社会,这就让小世界现象得到了越来越明显的凸显。法国思想家保罗·维瑞里奥(PaulVirilio)曾发现:技术发展产生了时间征服空间、远距传播两种趋势。⑬电话、网络、电视等媒介对信息的实时传播和现代交通方式对空间的征服,使得“远距作用”越来越明显。这种时代经验也使得电影中的故事、人物不必局限于较小的故事发生空间。《毒品网络》《巴别塔》《猛犸象》《传染病》《辛瑞那》《圆舞360》都在向我们展示着现代社会中的远距作用,这些影片中不同国家的多个人物本来常常并没有什么关系,但因为旅行、商务等活动使得他们产生了偶然的交汇及分离。

        齐格蒙特·鲍曼在《流动的现代性》一书中解释当代社会的转变时提出:以往的社会、现代性是沉重稳固的固体、是硬件取向的,而现在则转向了轻灵的流体、是软件取向的;当代已经成为“瞬时性”时代,“瞬时性的降临,将人类文明和人类道德伦理引领到了一片没加标注的、未加开垦的版图”⑭。鲍曼的观点及“流体”这个词比较精辟地描述出了当代社会的一种状态。如今,人员、资本、技术等的流动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快。网络、电话、电视等现代讯息传递方式越来越成为联系不同人的纽带,譬如《圣诞树》中不同城市的诸多人物能建立起网状联系的主要方式就是通过电话和网络;机场、车站、剧院、餐厅这样的可以使人和人之间偶然相遇、凸显流动性的场所在网状叙事电影中也相当常见,比如《真爱至上》中便通过机场和剧院这样的场所让多组人物形成短暂的交汇。当代社会中的“流动”生发出了更多的人际联系,也进一步印证着小世界理论,网状叙事电影则常常在人物的流动中表现其关联。

        值得一提的是,小世界理论的兴起,也在某种程度上催生了现代网络科学,马克·布坎南的《连接:小世界与开创性的网络科学》一书中就重点讨论了两者的关系⑮;而网络科学的相关发展,也使得小世界理论获得了层面更丰富的发挥和更普遍的应用。

     

    二、网络科学理论与网状叙事电影

     

        互联网、万维网(World Wide Web)这样的网络,之前常被认为是随机网络(Random Network),即网络中的连结是随机的,绝大多数结点所能产生的连结数量趋于相同。但网络科学领域的领军人物阿尔伯特-拉斯洛·巴拉巴斯及其合作者1999年在《自然》上发文证明万维网并不是随机结构;而是无尺度网络(Scale-Free Networks),即包含集散结点的网络,集散结点具有马太效应,有的结点生发出极多连结量,有的却只有很少连接量;而万维网上任何两个文件之间只需要平均19次(18.59次)点击就能产生联系。⑯“无尺度网络”的发现也标志着网络科学这个交叉学科的诞生。埃里克·巴纳比和巴拉巴斯在后来的文章中还指出:愈来愈多的研究发现:除了高速公路系统、电力网络等少数网络之外的大部分复杂网络,如人类社会、因特网、语言网络、细胞代谢网络、工业联盟、好莱坞演员网络,都是无尺度网络;只要某个网络有优先连接特性并持续成长,就会成长为无尺度网络。⑰人类的社会交往网络看似是随机网络,其实也是无尺度网络,有的人能直接和上万个人建立直接联系,而大多数人只能和较少数量的人建立直接联系。

        2013年《英国皇家学会哲学学报A辑》上发表的《网络科学》一文中指出:互联网“可以用很少的结点制造很大的联系性”。⑱刘阳宇、巴拉巴斯等人2011年发表在《自然》上的文章中也指出:不少网络都能经由几个驱动结点(driver nodes)来控制;⑲而诺亚·考恩等人进一步发现:“大多数网络都可以通过具有统治力的一个控制点来控制其全局的结构。”⑳

     


    诺亚·考恩等人提出的经由单一结点控制整个网络的一个模型21

     

        而我们从前面所绘制的《巴别塔》人物关系图中也可发现,整个《巴别塔》的人物关系和复杂故事正是由枪击案引发的,苏珊这个点就可以作为全片整体架构的控制点,如果去掉这个点,全片的故事将立刻分崩离析。这正印证着诺亚·考恩的上述观点。

        复杂网络、复杂系统理论如今已成为自然科学的一个研究热点,其研究方式是“把各种各样复杂系统简化为节点以及连接节点的边的集合。节点代表系统的基本单元,边代表各个单元之间的相互作用。每个节点和每条边的性质都可以加上称为‘权重’和‘强度’的更多描述。”22如今看来,这种方法也可以用来阐释当代不少复杂网状叙事电影,特别是阐释其中的“结点”(人物及人物间的交汇点)和“边”(人物活动轨迹)问题。

        网状叙事电影不仅强调结点,而且特别关注结点的形成及其后果。当我们检视更多的网状叙事电影时,就会发现:选择一两个关键的控制点来建立起复杂的网状叙事,正是很多网状叙事电影的基本建构原理。如《山谷两日》用一桩凶杀案引发全片故事;《大象》《美国武器》通过一起枪击案联系起多个人物;《爱情是狗娘》《撞车》《21克》从一次车祸出发将很多陌生人牵扯在一起,建构起全片故事;《杀手》《两杆大烟枪》《大麻烦》《偷拐抢骗》《遇人不熟》《笨贼丧擒救世主》《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摇滚黑帮》《决战刹马镇》《盗版爱情》《在魔鬼知道你死前》《命运速递》都用一两个宝物(巨款、钻石、古董等)引发并控制全片架构……

        巴拉巴斯曾在《自然》上发文指出:人类的活动有“阵发”(Bursts)和“胖尾”(Heavy Tails)特点,也就是说,人们的某种日常活动,譬如上网、借书、打游戏、交易、回邮件,在多数时间里都是空白的,但会在某些时候产生阵发性的密集活动。23主流的网状叙事电影就常常选择“阵发的密集活动”作为影片的聚焦点。这跟主流电影的商业属性有关,主流电影因为要吸引大规模的观众,所以需要密集的叙事和人物活动,所以其常常选择“阵发的密集活动”的策略。

       还有学者发现:在很多网络中,当拥有众多外部链接的某集散结点被感染后,病毒就会感染到与这个集散结点进行连接的其他结点,进而可能导致整个网络中病毒的肆虐。242011年的电影《传染病》就展示了类似的情形,该片的故事发生地点散布于香港、澳门、广东、东京、伦敦、日内瓦、芝加哥、旧金山、明尼阿波利斯、亚特兰大,但因为一位美国人在香港出差时偶然感染到一种病毒后,这种病毒就迅速被传播到了全球。而在现实中,不时出现的大规模疫情,如艾滋病、禽流感、“非典”、埃博拉病毒、寨卡病毒,也向人类展示着复杂人际网络中传染病的快速传播。

        此外,邓肯·瓦特斯等人还将小世界理论引入网络科学,提出了“小世界网络”(small-worldnetworks)的模型,他们认为小世界网络具有小世界效应,小世界效应表现为高“聚集系数”(clustering coefficient)和小“平均路径”(average pathlength)两个统计特征。25从某种程度上说,人类的社会交往、人际关系正越来越体现出“小世界网络”的特征,网状叙事电影则将这种小世界网络呈现为电影化叙事。

     

    三、弱关系理论与网状叙事电影中的弱关系人物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社会学系的马克·格兰诺维特在1973年发表的卓越论文《弱关系力量》中开创性地提出了“弱关系”(Weak Ties,也可译为弱联系)理论,他发现:人类的实际生活中存在两种主要的人际关系,一种是像亲属、朋友、同事、同学这样比较亲密、接触比较多的“强关系”(Strong Ties);另一种更广泛的人际关系是“弱关系”(Weak Ties),譬如点头之交、泛泛之交;而弱关系的影响力比人们之前预想的大得多,弱关系能使多样化的信息流通更通畅,能连接起社会的宏观和微观层面的互动。26康奈尔大学的乔恩·克莱因伯格和他的合作者还发现:弱关系缩小了世界,使信息传递得更快。27还有学者在《美国科学院院刊》上发文进一步指出:对网络社区而言,倘若去除强关系,对社会关系网影响没有那么大;而倘若去除弱关系,这个社会关系网就会产生十分明显的碎片化结果。28

        大多数传统电影都选择将“强关系”人物作为影片的主要人物,即影片中的主要人物之间的关系是亲属、朋友、同学、同事、恋人这样的熟人关系。但随着现代社会的快速发展,现代交通、通讯、互联网已经将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了,全球越来越变得像个“地球村”,人们的日常关系中因而出现了更多的“弱关系”,如和社区中的邻居、一起吃过饭的人、同一栋楼里工作的人、在飞机或火车上偶然认识的人、网友建立的微弱联系。电影逐渐意识到了当代社会的这一重要转变,并开始将这种弱关系人物作为影片的主要人物,甚至因之生发出了一种如今已如日中天的电影形态:网状叙事电影。

        大多数传统电影之所以选择线性叙事结构,也和其选择了强关系人物相关:正是因为主要人物是熟人关系,所以才更可能形成统一(或者相敌对)的目标和行动路径。譬如一个村里大家都是熟人关系,有着相似的背景、生活环境、工作环境,所以更可能会有相似的价值观、目标、行为方式。而在现代都市里,即便生活在同一个社区里,人们常常也各有不同的背景、工作、价值观,所以这些人很难形成统一的目标和行动路径,当这些人聚在一起时,常常表现为“弱关系”,也就很难展开行动比较一致的线性叙事。正如温蒂·埃弗雷特所说的:当代都市空间已经难以用线性图景来描述,其更倾向于随机性,倾向于复杂性、同时性、暴力冲突式的时间结构,倾向于碎片化的叙事形式。29

        如今,互联网上已经拥有超过1万亿个文件和超过140亿个页面,但大部分文件、页面只是处于弱关联状态。人类社会也是这样,2015年地球上的人口数量已超过73亿,但弱关系是人类关系的主要部分;小世界理论已证明地球上的任何两个人之间平均通过几个中间人就能建立起联系。加上现代社会对个人观念的塑造: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于是,聚焦于弱关系、偶然性、每个人的个体性的网状叙事电影也就应运而生了。

       举例来说,传统的爱情片常常讲述一对男女的爱情故事,其中的著名例子如《罗马假日》《魂断蓝桥》《泰坦尼克号》;但当代爱情片却常常讲述“弱关系”的很多对人物的爱情故事。同样是讲述海难中的爱情,1997年的《泰坦尼克号》聚焦于一对男女,而2014-2015年的《太平轮》则聚焦于多对联系微弱的男女。当代这种弱关系多主角网状爱情电影的例子俯拾即是:《真爱至上》《全城热恋》《新年前夜》《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结婚前夜》《万有引力》《咱们结婚吧》《爱》《恋爱中的城市》……如《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用网状叙事讲述了一个城市中九个男女(五女四男)之间碎片式的复杂爱情关联;大受欢迎的《真爱至上》则鬼斧神工地讲述了十对男女的爱情故事,而这些情侣和另外的情侣之间的关系多是“弱关系”。

       具有弱关系的多主角正是当代网状叙事电影的重要特征。当然,当代网状叙事电影对弱关系人物的关注并不仅限于爱情片,这种弱关系多主角的网状形态已经被散布到了各种电影类型中:如犯罪(《毒品网络》《撞车》《大象》)、惊悚(《21克》《辛瑞那》《摩天楼》)、悬疑(《爱情无色无味》)、武侠(《东邪西毒》)、战争(《反恐疑云》)、科幻(《传染病》)、喜剧(《两杆大烟枪》《疯狂的石头》《摇滚黑帮》)、西部(《艾斯卡达的三次葬礼》)、灾难(《传染病》)……

     

    结语

     

        通过以上的论述,本文的结论是:网状叙事电影兴起的最重要的的思想根源和观念基础,正是小世界理论和小世界现象;网络科学理论中对“结点”和“边”的理论阐释可以为我们理解网状叙事电影中的多人物及其轨迹交汇提供有力的解读方法;弱关系理论则可以帮助我们解释网状叙事电影中松散的主角关系。而从当代自然与社会科学理论、社会现象的视野去对网状叙事电影进行更深入的探讨,亦值得更大的期许。

     

     

    注释:

    1 大卫·波德维尔认为网状叙事电影是这样的:活动在“一个共同的环境或时间系统”中的多主角(多于或等于3个),其“目标计划很大程度上彼此并不偶合,或者仅有偶然的连接”,他们可能会彼此影响,但“他们的路径有意识地出现交叉的时候,他们常常仍然会保持各自的独立性和平等的重要性”。见大卫·波德维尔.电影诗学.张锦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217-229.

    2 David Bordwell, Poetics of Cinema, New York: Routledge, 2007, p.198.

    3 DavidBordwell, The Way Hollywood Tells It: Story and Style in Modern Movies,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6, pp.93-100.

    4 29Wendy Everett, "Fractal Films and the Architectureof Complexity", Studies in European Cinema, Volume 2, Number 3, 2005, pp.159-171.

    5 MichaelGurevich, The Social Structure of Acquaintanceship Networks, Cambridge, MA: MITPress, 1961.

    6 该研究到1979年才公开发表,见Ithiel de Sola Pool and Manfred Kochen,"Contacts and Influence", Social Networks, Volume 1, Number 1, 1979, pp.5-51.

    7 Stanley Milgram, "The Small World Problem", Psychology Today,Volume 1, Number 1, May 1967, pp.61–67.

    8 1993年,美国奥尔布赖特学院的三名学生想出了一个“凯文·贝肯游戏”:他们说,美国演员凯文·贝肯(Kevin Bacon)是宇宙的中心,任何人都能通过中间人和贝肯建立起联系。这个游戏借助电视和互联网的宣传而风靡了很长时间,影响极广。

    9 Jure Leskovecand Eric Horvitz, "Worldwide Buzz: Planetary-Scale Views on anInstant-Messaging Network", Microsoft Research Technical Report,MSR-TR-2006-186, June 2007, pp.1-37.

    10 12Haewoon Kwak, et al., "What is Twitter, a Social Network or aNews Media?" The Www ’10 Proceedings of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World Wide Web , ACM, 2010, pp.591-600.

    11 Lars Backstrom, et al., "Four Degrees of Separation",Advances in Social Networks Analysis and Mining (ASONAM), 2012 IEEE/ACM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IEEE, 2012, pp.1222-1227.

    13 Paul Virilio and James der Derian, "‘Is the Author Dead ? ’ AnInterview with Paul Virilio", in James der Derian, ed., The VirilioReader, Malden:Blackwell Publishers, 1998, pp.16-21.

    14 齐格蒙特·鲍曼.流动的现代性.欧阳景根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2 .201.

    15 Mark Buchanan, Nexus: Small Worlds and the Groundbreaking Science ofNetworks, New York: Norton, 2002.

    16 RekaAlbert, Hawoong Jeong, Albert-László Barabási, "Internet: Diameter ofthe World-Wide Web", Nature, Volume 401, Number 6749, September 1999, p.130.

    17 24Eric Bonabeau and Albert-László Barabási,"Scale-Free Networks", Scientific American, Volume 289,Number 5, May 2003, pp.50-59.

    18 Albert-László Barabási,"Network Science",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A,Volume 371, Issue 1987, March 2013, p.1.

    19 Yang-YuLiu, Jean-Jacques Slotine and Albert-László Barabási,"Controllability of Complex Networks", Nature, Volume 473, Number 7346, May 2011, pp.167-173.

    20 Noah J. Cowan, et al., "Nodal Dynamics, NotDegree Distributions, Determine the Structural Controllability of ComplexNetworks", PLoS ONE, Volume 7, Number 6, June 2012, p.e38398.

    21 Noah J. Cowan, et al.,"Controllability of Complex Networks", http://xueshu.baidu.com/s?wd=paperuri%3A%285997e66e2458d0b1e46d4ce7098660f5%29&filter=sc_long_sign&tn=SE_xueshusource_2kduw22v&sc_vurl =http%3A%2F%2Farxiv.org%2Fpdf%2F1106.2573v1&ie=utf-8

    22 汪秉宏等.当前复杂系统研究的几个方向.复杂系统与复杂性科学.2009(4):22.

    23 Albert-László Barabási,"The Origin of Bursts and Heavy Tails in Human Dynamics",Nature,Volume 435, Number 7039, May 2005, pp.207-211.

    25 Duncan J. Watts and Steven H. Strogatz, "Collective Dynamics of'Small-World' Networks", Nature, Volume 393, Number 6684, June 1998,pp.440–442.

    26 Mark S. Granovetter, "The Strength of Weak Ties", AmericanJournal of Sociology, Volume 78, Number 6, May 1973, pp.1360-1380.

    27 Gueorgi Kossinets, Jon Kleinberg, Duncan Watts, "TheStructure of Information Pathways in a Social Communication Network",Proceedings of the 14th ACM SIGKD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Knowledge Discoveryand Data Mining (KDD'08), August 24-27, 2008,http://www.cse.fau.edu/~xqzhu/courses/Resources/GKJ.kdd08-bb.pdf

    28 Jukka-Pekka Onnela, et al., "Structure and Tie Strengths inMobile Communications Network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Volume 104, Number 18, May 2007, pp.7332-7336.

     

     

    英文题目:

    Influences andExplanations: Small World Theory, Network Science Theory, Weak Ties Theory andNetwork Narrative Films

     


    影片举例:

    1991

    《希望之城》《都市浪人》

    1992

    《美丽的故事》《追逐蝴蝶》《落水狗》

    1993

    《律师、法官、他的妻子和她的情人》《短片集》

    1994

    《机遇编年史的71块碎片》《东邪西毒》《重庆森林》《暴雨将至》《低俗小说》

    1995

    《烟》

    1996

    《弹丸飞人》《山谷两日》

    1997

    《仙人掌旅馆》《快乐纽约》《盗信情缘》《爱情麻辣烫》

    1998

    《偶然与巧合》《两杆大烟枪》《随心所欲》《她和他和她之间》《爱我就让我快乐》

    1999

    《我不想回家》《女人只有一种》《周末狂热》《美丽战争》《寂寞城市》《前进洛城》《木兰花》

    2000

    《爱勾你》《爱情零距离》《完全失败》《生命的圆圈》《毒品网络》《爱情是狗娘》

    2001

    《贝蒂·费希尔》《狗日子》

    2002

    《连锁反应》《生命三乐章》《今夜星光灿烂》《9》《大麻烦》

    2003

    《远处的光》《霉运英雄》《破晓》《中场休息》《11:14》《大象》《21克》《真爱至上》

    2004

    《甜蜜布拉格》《圣诞夜奇迹》《奥斯陆的夏威夷》《青春》《好望角》《撞车》

    2005

    《遇人不熟》《我人生中最美的一周》《美国武器》《幸福结局》《笨贼丧擒救世主》《爱情手册》《爱情我你他》《九条命》《辛瑞那》

    2006

    《恶灵节之夜》《查理的意见》《草莓松饼》《前进青春》《鲍比》《疯狂的石头》《亚库比恩公寓》《巴别塔》

    2007

    《爱滋味》《漂浮在曼哈顿》《哈拉十诫》《在人生的另一边》《反恐疑云》

    2008

    《桃花运》《亲爱的孟买》《格莫拉》《我呼吸的空气》

    2009

    《疯狂的赛车》《蓝色粉末》《猛犸象》《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

    2010

    《情人节》《四三二一》《无人驾驶》《圣诞树》《全城热恋》《孟买三月十二日》

    2011

    《万有引力》《孟买日记》《圆舞360》《新年前夜》《传染病》《全球热恋》《圣诞树2》

    2012

    《爱》《疯狂的蠢贼》《摩天楼》《四戒》

    2013

    《结婚前夜》《副作用》《圣诞树3》

    2014

    《自杀四人组》《圣诞树4》《太平轮(上)》《北京爱情故事》

    2015

    《咱们结婚吧》《命运速递》《太平轮(下)》《恋爱中的城市》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