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戏剧影视研究所,戏剧影视艺术系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2017年第4期(总第19期)
  • 目   录


    ◎ 前沿剧评


    无法复制的演出──观当代越剧《十二角色》/ 温方伊 文,刘倩 摄影/006

    疼 痛──看戏的感同身受与冷眼旁观/ 杨小雪 / 010

    舞台“能指”的游戏玩家

    ──赫伯特·弗里奇的《他她它》及其意义自足的剧场艺术/ 贾力苈 / 014

    译者的在场──罗密欧·卡斯特鲁奇的《俄狄浦斯》   / 李茜 / 018

    无可挽回的自我分裂与解体──关于美国戏剧《耻》的悲剧性/ 朱玥 / 023

    请说出我们的名字──评哥伦比亚戏剧《野兔的嘴唇》/ 娜彧 / 026

    《呼吸》:中外合作模式下的得失/ 万册  文,尹雪峰摄影/ 028


    ◎ 别处看戏


    太富足,太贫瘠──评西蒙·斯通《三姐妹》/ 织工 文,Theater Basel  提供剧照,Sandra Then  摄影 / 032

    反乌托邦的商业可能──评音乐剧《魔法坏女巫》/ 熊之莺 / 038


    ◎ 晨子看戏


    昆曲《伤逝》   / 郭晨子 / 041


    ◎ 影视评论


    理想主义也需要真实可信

    ──漫谈《人民的名义》作为主旋律作品的失误   / 陈军 / 044

    人生和收视率,“都是以余味定输赢”

    ──谈《深夜食堂》之豆瓣2.3分/ 范乔乔 / 051

    “搏出我天地”──《摔跤吧!爸爸》及其女性成长故事/ 陈欣瑶 / 055

    今天我们如何面对“工人阶级”

    ──《钢的琴》与当代工人书写/ 罗雅琳 /060


    ◎ 剧场/片场调研


    德国吕贝克剧院实习手记──《伊凡诺夫》剧组跟组记

    录/ 王雨宽  文,Theatre Lübeck  提供剧照  / 066


    ◎ 剧本推介


    回到原点,再出发──为什么译介《黑牛奶》   / 高子文 / 072

    黑牛奶 / [俄]瓦西里·西加列夫 著,高子文 译,桂晓 校 / 075 


    ◎ 封面、封二 

      

    《三姐妹》剧照,Theater Basel  提供,Sandra Then  摄影


    ◎ 封三  


    卷首语


            在当代戏曲界,田蔓莎、茅威涛和吴兴国都属于前沿艺术家。在他们这里,创造新形式先于维护旧传统;传统的意义首先是创作的资源,它肯定不是唯一的资源,虽然是重要的或者最重要的资源。5月,田蔓莎以她一贯的创新观念执导了上海戏剧学院2013级(首届)越剧本科班的毕业大戏《十二角色》。好莱坞电影《十二怒汉》已然是当代世界电影和戏剧改编的热门,田蔓莎的这次改编令人充满了好奇、兴奋与期待。温方伊认为,《十二角色》“戏中戏”的设置不仅巧妙地解决了美国陪审团制度的落地问题,还一举将学生的稚嫩转化成舞台上的审美优势,最终呈现为一台“沉静从容”,充满“整体感”和“仪式感”的当代戏曲作品。

            本期“晨子看戏”谈了另一则古老戏曲对于现代作品的改编。晨子认为:实验昆曲以戏迷熟悉的科范把鲁迅眼里的“虚空”化成了“贫贱夫妻”“负心汉”的老套故事。

            6月,来自德国的两台风格鲜明的作品《他她它》与《俄狄浦斯》在戏剧界引起了一些反响和争议。贾力苈和李茜,一个从语言学“能指”的角度,一个从剧名的翻译出发,为我们解读了这两台作品。本期前沿剧评还有杨小雪对瑞士艺术家扬·马鲁斯西在上海明当代美术馆的演出《蓝色混响》的评论。另外,朱玥评美国戏剧《耻》,娜彧评哥伦比亚戏剧《野兔的嘴唇》,及万册评中国与瑞士合作的《呼吸》是三则短评。

            去年,织工关于2016年柏林戏剧节的评论文章广受好评。今年,织工再次前往德国,观摩了2017年柏林戏剧节的系列演出。本期先行刊发他对开幕演出澳大利亚年轻导演斯通版《三姐妹》的热评,下期将会有他对本年度柏林戏剧节整体观察的文章。此外,“别处看戏”还有熊之莺对商业压倒艺术的百老汇经典音乐剧《魔法坏女巫》的评论。

            影视方面,4月,《人民的名义》创下了近几年电视剧收视率的纪录,一度成为上半年风头最盛的文化议题。陈军的文章认为,《人民》中理想主义者侯亮平的不受欢迎是个严肃的问题,主旋律作品理当塑造真实可信的理想主义者。罗雅琳是著名电影学者戴锦华教授的弟子,她评论《钢的琴》所持的资源和立场是中国电影评论界所熟悉的。李英苇的文章关注的是大岛渚的经典作品《感官王国》,范乔乔和陈欣瑶的评论则关注时下热门的电视剧《深夜食堂》和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

            王雨宽在德国攻读研究生学位,她对剧场充满了热情,给我们带来了她在德国吕贝克剧院实习期间的观察手记。

            在当代中国(尤其是新时期以来),现实主义似乎成了过时陈旧的戏剧流派。高子文却认为,耐心细腻的现实主义戏剧不仅可以,而且有“必要”登上中国当代舞台。为此,他向我们译介俄罗斯当代剧作家瓦西里·西加列夫的作品《黑牛奶》。

     

    陈  军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