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戏剧影视研究所,戏剧影视艺术系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发刊词

  • 发刊词


            这是一本新的学术刊物。

            独立思想,民间立场,学术情怀,求真务实,这是我们创办者对它的未来期待。所谓独立思想,就是不盲从权威,不依附体制;所谓民间立场,就是不奉旨发言,在非庙堂化的表述中拓展我们的精神空间;所谓学术情怀,则是一种学术化的思考与价值立场的选择,它将竭力彰显研究者的学术品位和现实情怀;所谓求真务实,就是警惕捧杀与棒杀,远离假大空,追求科学与理性。

            犀利的文化批评,新锐的观察思考,卓越的文字表现,这是我们创办者对它的风格定位。它将竭力以幽默机智且毫不留情的文本解读来影响当下的戏剧影视文化生态,打造中国的戏剧影视典范读本,推动中国戏剧影视业的发展和创新,提升中国戏剧影视的品质形象。

            读者可能会很难在它里面读出明显的“ism”。如果要硬说有,那也是“求真”的 “ism”。在当前的文化氛围中,我们在求美求善之前会更执着于求真。演戏如果不“真”,观众就会得不到满足,就会鼓噪起来作“嘘嘘”之声的。艺术批评也同样。在当前早已是嘘声一片的艺术批评领域,我们打算扛起这面求真的大旗。

            1767年4月22日,伴随着德国汉堡民族剧院的创立,一份名叫《汉堡剧评》的刊物也创刊了。那位名叫莱辛的德国落魄文人,在之后几个月的时间里,为剧院的五十二场演出撰写了一百零四篇评论。以今天的眼光看,莱辛当年的批评对象——那些曾在剧院上演的很多戏剧作品乏善可陈,有的甚至早已为人们所淡忘,但莱辛在《汉堡剧评》上发表的那些片段式的、缺少系统性和完整性的零散评论,却成了近现代西方戏剧美学的重要根基,由此确立起的美学原则也成为近现代戏剧人甚至其他艺术领域的从业者所遵从的基本准则。

            在这个众声喧哗的时代,很多人指责舞台上缺少好戏,无论是在实践领域还是批评领域都缺乏良好的氛围,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使命去记录和评判,去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虽然不敢自比于莱辛,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放弃戏剧人的责任。

            在《汉堡剧评》创刊的日子里,莱辛说:“它将决定许多事情,但是,它没有必要决定一切事情。”可以肯定的是,对于创办者而言,勤勉和牺牲仍然是不可缺少的,至于能否达到我们预期的愿望,时间会最终给予答案。


    本刊编辑部 2014年6月


    附录:

    未刊发稿一:


            我们的《戏剧与影视评论》与读者见面了。这份刊物将带着我们这一伙戏剧人、影视人的文化立场和艺术追求,参加到当代文化市场的竞争中来。

            上世纪90年代以来,直到今天中国文化的总体特征可以用四个字概括:虚假平庸;它所反映的人的精神状态也可以用四个字概括:麻木混乱——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就是:“人们失去了能想的头,却还活着。”

            这一看法是参照上世纪80年代的文化状态而得出的。有人觉得,不管怎么说,今天总比80年代进步,事实并非如此。80年代尽管比今天“左”,比今天更少自由,思想、文化的发展也颇多曲折和反复,但其基本的文化特征却并不虚假平庸、麻木混乱。当时曾出现过一大批好戏好电影,如《假如我是真的》、《狗儿爷涅槃》、《桑树坪纪事》、《曹操与杨修》《苦恋》、《太阳与人》、《芙蓉镇》、《老井》……都曾引起广泛讨论。尽管有的作品被叫停了,但人们对思想解放的渴望是真诚的。当时提出要“清除精神污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也只搞了二十多天就搞不下去了。整个环境尽管“左”,但人们的精神状态却是昂扬的、向上的。80年代是文化觉醒的时代,人们敢于承认过去的错误,敢于创新,敢于对未来发展怀抱美好期望。即便是犯错,可以说,人们也是在向上中犯错。而今天的人们则是在停滞中后退。在新的文化环境下,我们的戏剧与影视必须从创造精神上回到80年代的起跑线。

            我们认为,现代戏剧区别于之前专制制度下政治化戏剧的最大的特点为:现代戏剧是人与人之间在精神领域的自由平等的对话。这样的戏剧不是为了教导人应该怎么做,不是我们演了《琵琶记》教导你忠孝节义,我们演了《白毛女》教导你提高觉悟参加斗争。现代戏剧颠覆了剧场中教育者与被教育者的关系,构建了一种新型的平等对话关系。现代影视艺术同样要求这样一种平等的对话关系。从这点看,我们的戏剧与影视作品必须真实。真实是艺术的最高原则。真、善、美之中,真是核心——没有真的善是伪善;没有真的美是虚假之美。追求真实就是追求真理。只有发自真心地展开关于真理的讨论,才能实现真正有效的精神领域的对话。反过来看,也只有平等的对话关系,才能够促使人们把内心的真实展现出来。南京大学制作的戏剧《蒋公的面子》(温方伊编剧,吕效平导演)在北京演出时,一个老剧人表示不满,他说:“只不过说了一句别人都不敢讲的真话。”但正是这样一句真话体现了现代戏剧最重要的精神特质。

            与真实相对应的就是虚假。这么多年来,我们在政治上未能进行更大的改革,只在经济上做一些调整,导致了我们的市场事实上并不健康,带有一定的虚假性。市场不真实,舞台与荧幕也就不可能真实。我们花大力气做的文化产业的振兴,事实上大部分也是虚假的,并没有与真正的市场挂上钩。尤其在我们的戏剧领域,缺少与观众真正平等的对话与交流,仍是教育与规训,结果只能是花钱买“工程”,制造虚假繁荣。要改变这一切,首先要把权力从戏剧与影视中抽离出来。把真实还给戏剧与影视,戏剧与影视创作才能进入市场竞争,逐渐走上健康发展之路。

            今天,我们迎来了经济与文化的全球化。应该看到,全球化与现代化是一体,是不可分割的。戏剧与影视学界有的人对全球化时代文化的开放意义认识不足,他们强调民族主义,强调所谓的“中国特色”,而不懂得真正的民族特色不是与世界意义相对抗的。这都是与现代思想相抵牾的观念。真正的融入全球化的现代戏剧,符合人类的普世价值。我们今天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提出了一系列概念。既然是核心价值,就应该在人们的生活中占据核心地位。概念繁多,核心便不突出。自马克思主义开始批判旧世界以来,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只有一条,那就是自由。现代戏剧与影视正是表现人的自由精神的这样一种艺术。

            《戏剧与影视评论》秉承“五四”以来的启蒙精神,支持自由的创作,自由的评论。愿我们这个刊物能够健康地生存下去,在戏剧与影视艺术的现代化之路上留下自己的脚印。


    董健

     

     

    未刊发稿二:


            中国戏剧还在“古典主义”阶段,虽然它不同于17、18世纪的法国古典主义戏剧,而是中国的“社会主义古典主义”戏剧。上世纪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前后和“新时期”思想解放运动中,中国戏剧曾经强有力地试图改变自己的“古典主义”性质,进入现代化,但最终都被中止了。现代化是一个不可抗拒的大势,一方面是中国戏剧必须跟上整个社会现代化的步伐,一方面是它必须融入世界戏剧的潮流之中,因此,中国戏剧艺人试图推动中国戏剧融入世界和融入现代化进程的努力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但是,在最近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里,中国戏剧的“古典主义”性质不断得到强化,所有试图推动它进步的努力都还远没有达到上世纪80年代思想解放的力度。

            年轻的影视艺术与现代化的文化产业市场本来有着天然的联系,只要这种联系不被人为地破坏,即电影剧情片和电视剧产品真正成为一种自由买卖的艺术商品或娱乐商品,它所面对的矛盾就将会是艺术家的创作自由与资本的奴役这一对现代化的矛盾。但是,当代中国戏剧的困境在经过市场的弱化以后,仍然也是中国影视艺术的困境:“古典主义”的高台教化严重地障碍着它的生产力,障碍着它在国际上的影响力。

            现代社会与古典社会的差别是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和个人的自由能否充分实现。现代戏剧区别于“古典主义”戏剧的最大特点为:现代戏剧是人与人之间在精神领域的自由平等的对话。这样的戏剧不是为了教导人应该怎么做,不是演了《琵琶记》教导你忠孝节义,演了《白毛女》教导你提高觉悟参加斗争。现代戏剧颠覆了剧场中教育者与被教育者的关系,构建了一种新型的平等对话关系。现代影视艺术同样要求这样一种平等的对话关系。从这点看,我们的戏剧与影视作品首先需要的就是艺术家能够以其个人的身份,自由袒露自己的心声,在作品中实现艺术的最高、同时也是最基本的原则:真实。只有发自真心地展开关于我们生存状态和关于我们人性的讨论,才能实现真正有效的精神领域的对话。反过来看,也只有平等的对话关系,才能够促使人们把内心的真实展现出来。

            我们创办这份刊物,就是要秉承“五四”新文化和“新时期”思想解放的精神,支持自由的戏剧影视创作,呼吁戏剧影视艺术创作与接受过程中平等、真实的对话;就是要推动中国戏剧与影视艺术摆脱“古典主义”,融入世界,走向现代化。

            愿我们这个刊物能够健康地生存下去,在中国戏剧与影视艺术的现代化之路上留下自己的脚印。


    吕效平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