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戏剧影视研究所,戏剧影视艺术系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2015年第2期(总第5期)

  • 目录


    ◎前沿剧评/


    晨子看戏——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长生》为例 / 郭晨子

    语言停止的地方,舞蹈开始 / 高子文

    《维也纳森林的故事》: 一场来自远方小城的“谋杀案”橱窗展 / 贾颖

    高贵的阿炳所承载的《二泉映月》——看越剧《二泉映月》 / 温方伊

    末路的英雄和襁褓中的儿子——谈《大将军寇流兰》的两个面向 / 路见


    ◎经典重读/


    在滑稽中流淌着的悲凉诗意——浅谈“纯粹戏剧”《等待戈多》中的时间问题 / 卢暖


    ◎别处看戏/


    纽约观剧札记 / 织工

    霓虹灯下的黑鬼 / 曹柳莺


    ◎影视评论/


    《一步之遥》:世界与自我在电影里的一次撞击 / 罗婷

    《甜蜜蜜》的味道 / 张敞

    视域与地平线 / 赵秉昊

    反类型的魅力 / 胡祥

    如果在仲夏,一个女人 ──关于电影《朱莉小姐》与《杰玛·包法利》 / 杨小雪


    ◎剧场调研/


    时代性和终极性的隐喻——幕间版《等待戈多》导演罗巍创作访谈/麻文琦 王琦 采访、整理 口述_罗巍  内容由中央戏剧学院演剧追踪项目提供

     

    ◎剧本推介/


    我为什么喜爱《我是月亮》 / 吕效平

    我是月亮 / 朱宜 著,刘天涯 译,朱宜 校 


    卷首语


            2015,从公历新年开始到农历新年结束,我所居住的北京的戏剧景象,可以用蛰伏来形容。尽管全国的情况并不尽然。2014年末,戏剧奥林匹克的热闹,似乎过度释放了能量。新年伊始,除了北京人艺《万尼亚舅舅》等剧目开启契诃夫年,引起了一定关注,小剧场几个原创剧目并未带来新的东西。因此本期,回顾仍然是值得去做的事情。

            当我们对戏剧奥林匹克的热情和争论退去,它所留下的问题是否得到解决?引进的国外当下剧目与国内观众审美之间的断裂,在这一次集中爆发。观众两极化的分层显现,正是近年引进剧目遽增的结果。相比于一批观众的审美期待日进,剧评人面对新的剧场样式似乎仍然常常无语,谈起来不得手。本期前沿剧评和别处看戏栏目,展现了我们对于描述、界定和批评这类作品的尝试。贾颖谈论的《维也纳森林的故事》,是去年戏剧奥林匹克的一部重头戏。正像上世纪30年代霍尔瓦特的“大众剧”是大众的,也是反大众的,今天后戏剧剧场的呈现是反大众的,也是大众的。而造成我们观演裂痕的原因,除了文化,恐怕还有主办方的未尽之职。剧评人事后做的事情,是引进者应该事先做的。既是研究者又是观众的高子文,借谈论爱丁堡前沿剧展的《迷失》,实际上展现了我们在某种传统的戏剧认知体系下对新剧场样式的接受。他所论述的剧场样式的演变过程,也是我们自身接受它们的过程。

            去年年底,罗伯特·威尔逊携贝克特剧作首度来京。曹柳莺从法国发来的观剧报告则是关于这位“大师”排演的另一位荒诞剧作家——让·热内的剧作。相比于我们过于关注罗伯特·威尔逊做了什么,法国的评论人和观众似乎更关注他对让·热内做了什么,而她也藉此提出了对后戏剧剧场的批评。织工在她新一期的《纽约观剧札记》中,展现了当代剧场最可亲的一面,当代性之必要,不在于其究竟包含了什么,而在于面向真实的永恒进发。

            同样是去年底,上海引进了爱尔兰原版《等待戈多》,而在北京则上演了青年导演罗巍执导的新版《等待戈多》,以纪念贝克特逝世25周年。对于这部戏剧文学里程碑式的经典,除了荒诞和无聊,我们还能说出什么?卢暖从时间造成的动作性和剧场性上,揭示其抒情诗的本质。与卢暖的抽象推论相反,罗巍在访谈中诉说了最吸引他进行创作的因素——剧中的人物关系作为现代社会的象征。他的创作谈亦是一篇有学术价值的文献。

            年初剧场冷清之际,银幕并不冷清。本期影评关注国内贺岁档引发争议的姜文新作《一步之遥》,奥斯卡获奖影片《鸟人》和《爆裂鼓手》,新映的修复版《甜蜜蜜》,以及两部文学作品改编的欧洲电影。无论剧评还是影评,评论者总是博弈于主观性与客观性的两极之间,而具体到操作层面,问题又会转换为感受性与理论性的表达平衡。这也是繁盛于豆瓣、微博的民间评论与学院评论之间的差异所在。本期影评中的几篇,方式之迥异恰好反映了评论不同的可能。罗婷谈《一步之遥》有着论文式的详尽,胡祥的文章更突出评论者的问题意识,张敞谈他挚爱的《甜蜜蜜》颇似丝丝入扣述说故友,而赵秉昊则执主观之一极谈论自身最关注的创作问题。什么样的评论是真正的评论,或者好的评论?我们创办此刊,希望推出评论的典范之作,但更愿意搭建一个平台,让不同方式的评论展现它们的价值。

            本期剧本推介栏目刊登的仍然是一部翻译的剧作,却是本刊创办以来推荐的第一部原创剧作。青年剧作家朱宜在纽约创作的《我是月亮》,曾多次搬上南京、北京、成都的舞台。它的可贵在于细腻表达了“80 后”一代的成长经验,这是亟需而稀缺却不该稀缺的。我们期待更多这样的剧作。朱宜所发现的,我们这些 “幸福时代之子”光鲜的外表下都埋藏着难以为外人道的痛苦,正映照了温方伊在批评《二泉映月》时所直指的观点,真正的戏剧性来自于主人公自身,任何人无需为我们的矛盾性和复杂性开脱。


    张杭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