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戏剧影视研究所,戏剧影视艺术系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2016年第2期(总第11期)

  • 目录


    ◎特稿/


    舞台去物质化 / [美]阿诺德·阿伦森 作,陈恬 译


    ◎ 前沿剧评/


    喜剧的力量,喜剧的境界——评陈佩斯《戏台》 / 高子文

    英国《迷失》与昆曲《孔子》:游园不值,寻人不遇 / 张敞

    消失了的杰克·哈里代──当《败坏了赫德莱堡的人》变为淮剧《小镇》 / 张玥珊

    《宣和画院》:“汴味话剧”的韵致与缺憾 / 穆海亮

    那条发黄的薄纱连衣裙哪儿去了?──评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玻璃动物园》 / 织工

    一种“僵死的经典” ──评明星版经典话剧《榆树下的欲望》 / 何川


    ◎ 晨子看戏/


    梨园戏《御碑亭》 / 郭晨子


    ◎ 别处看戏/


    打破神性——记一次埃斯库罗斯《俄瑞斯特亚》的演出 / 韦漪


    ◎ 经典重读/


    《守财奴》法国演出史(II):从十八到廿世纪 / 杨莉莉


    ◎ 影视评论/


    作为寓言的《老炮儿》:民间主体性的挽歌和序曲 / 王晓华

    非暴力的不正义──乐活语境中的日本美食电影《小森林》 / 蔡清子


    ◎ 剧场/片场调研/


    “我不喜欢生活,我还是相信人”——导演赵亮访谈 / 刘兵 采访

    舒浩仑导演访谈 / 许金晶 采访、整理


    ◎ 剧本推介/


    从传奇到Drama──论曹路生的改编剧本《庄周戏妻》与《玉禅师》/ 吕效平

    曹路生剧作二篇 / 曹路生

     

     

    卷首语


            在纽约做戏的艺术家,首演一结束,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报纸,因为上面有剧评。看到好评,心花怒放;看到恶评,沮丧透顶。评论与创作构成一种良性的互动。但在中国,这一机制大部分情况下是失效的。我们的不少艺术家,说实话,不需要关心评论,也不需要关心观众,他们只关心评奖机制的态度。而我们的评论家更尴尬,他们往往是评奖机制的雇员。于是,我们虽然缺少好戏,也缺少好评论,却有文艺和批评的大繁荣。

            本期的前沿剧评正是对恢复批评最基本属性的一次努力。张敞的文章敏锐地抓住了《迷失》和《孔子》的共同问题,提醒我们注意艺术技巧可能湮没“人”;张玥珊则通过冷静地对比淮剧《小镇》与马克·吐温原作《败坏了赫德莱堡的人》,尖锐地指出:为 “赫德莱堡”恢复名誉的中国剧坛正是一个“赫德莱堡”;穆海亮将视角对准方言话剧,讨论了《宣和画院》的艺术成败;织工和何川共同关注西方经典剧目在中国当代的制作,提出了自己的批评。

            本期的特稿来自阿诺德·阿伦森教授,他曾任哥伦比亚大学戏剧系主任,是舞台美术研究大家,曾多次担任布拉格四年展主席。这篇写于四年前的文章讨论了当代舞台美术的发展趋势:去物质化。这对于充斥着当代中国剧场的,劳民伤财的物质化舞美来说不啻为当头棒喝。

            杨莉莉教授继续为我们讲述《守财奴》在法国的演出史。郭晨子教授则为我们带来她看梨园戏《御碑亭》的心得。

            王晓华教授充满激情地肯定了电影《老炮儿》。他把“老炮儿”这一角色看作民间主体性的代表。在对影片的解读过程中,他同时描绘了自己心中的民间主体性,指出了它的悲剧,并热切地呼吁了它的未来。蔡清子博士以平静的语调向我们介绍日本美食电影《小森林》,并深刻地指出这一叙事背后所隐藏的资本与政治逻辑。

            本期的剧场/片场调研,刘兵为我们带来了与导演赵亮的访谈,许金晶则带来了对导演舒浩仑的采访。通过这些访谈,我们更近地接触到个体艺术家的内心,感受到创作者所面临的政治与资本的制约,以及自身精神的困境。

            本期发表了曹路生教授作于上世纪90年代的剧本《庄周戏妻》和《玉禅师》。吕效平在导读中试图论证,“Drama”是戏剧的现代文体,“传奇”是戏剧的“中世纪”文体,曹路生的这两个剧本是Drama 文体成功改编传奇作品的范例。

            当代中国的艺术与文化发展是有可能走向危机的,走向如陈佩斯《戏台》所描述的那种境况。《戏台》里,艺术家们摸爬滚打,苟延残喘,为了活下去而出卖艺术。权力以其世俗的嘴脸等待着艺术的献媚。但是《戏台》里,有人可以说不。今天的我们呢?

    高子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