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戏剧影视研究所,戏剧影视艺术系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2016年第3期(总第12期)

  • 目录


    ◎影视评论/


    消费主义语境下精致的犬儒 / 崔卫平

    复式架构──中国独立电影史述模型 / 曹恺 /

    爱情、权力与现代性──《美人鱼》的形象建构及其浪漫主义叙事策略 / 谭宇静

    从《疯狂动物城》看迪斯尼动画的成人化危机 / 崔子豪

    乌托邦?理想国!/ 余慧迪

    父亲的正义──评印度电影《误杀瞒天记》 / 陈军


    ◎ 前沿剧评/


    以生命伦理建构舞台生态美学──由话剧《生命密码》所展开的一个可能性维度 / 施旭升

    表演能量·记录剧场·实践剧场──一个留德戏剧学者看草台班《废物》 / 陈琳


    ◎ 经典重读/


    《守财奴》法国演出史(III):从20世纪末到21世纪 / 杨莉莉

    《黄土地》:影像革命与红色叙事基因 / 郝建


    ◎ 晨子看戏/


    “金戈”与“剑” / 郭晨子


    ◎ 别处看戏/


    语言的极致:《名字的云集》与诺瓦里纳 / 杨小雪

     

    ◎ 剧场/片场调研/


    杨弋枢导演访谈 / 许金晶 采访、整理


    ◎ 剧本推介/


    个人的家庭与家庭的个人──贝思·亨利剧作的启示 / 陈恬

    心之罪 / 贝思·亨利 著,陈恬 译

     

    卷首语


            在中国,戏剧舞台至今未走出的一个怪圈是,奖项等于资源,戏剧为了追逐国家评奖体制中的名利而严重脱离市场,获奖的戏剧再反过来继续破坏尚未健全的市场──对此,在创办近两年的时间里,本刊刊发了多篇批评文章。与戏剧相比,影视剧(尤其是电影)的生产更是一种投资和逐利的行为。于是,总有人批评资本导致影视业“娱乐至死”化的现象。当然,从世界范围看,在“资本电影时代”(曹恺语),商业电影的“娱乐至死”化是正常现象,无需大惊小怪。但是,如果在思想领域有所诉求的所谓艺术电影也染上轻浮的毛病,就特别值得我们深究了。

            崔卫平教授有感于今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索尔之子》的“犬儒主义”姿态,在《消费主义语境下精致的犬儒》中尖锐指出,该片导演在貌似追求创新的背后,实际在迎合后现代消费主义语境下的观众:不挑战强权,转而去挑战那些挑战强权的少数人。崔卫平在严肃的影片中读出了轻浮。谭宇静、余慧迪和崔子豪则在“娱乐至死”的影片中读出了严肃的议题,前者认为,刚刚创下30多亿票房的《美人鱼》架空了现实的政治经济语境,属于对“当代中国语境中环保运动空洞而庸俗的想象”。后两者关注迪斯尼动画片《疯狂动物城》,其中,余慧迪读出了《疯狂动物城》创作团队的现实政治理想:既充分尊重个体的自主权利,同时也尊重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以及由此带来的区别对待的权利;崔子豪探讨了动画片如何同时吸引成年人与儿童的艺术问题。

            在文学领域,文学史重写曾是个非常热门的话题。曹恺的《复式架构》尝试在电影领域也做一次重写,他重新标示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三个不同电影时代的时刻点,在此基础上,把中国独立电影纳入1994年以来“资本电影时代”三大系统“复试架构”的模型中来理解。在这个模型中,《黄土地》被列为“新启蒙电影时代”的寻根作品,郝建教授的《〈黄土地〉:影像革命与红色叙事基因》指出了我们在解读该片时常常忽视的元素:“对革命叙事规则的归顺”。这意味着,虽然拍摄于重新确立个体价值的“新启蒙时代”,《黄土地》所流露出来的“革命叙事”仍然强调了中华民族的集体精神归属感。

            本期“剧场/片场调研”的受访对象是集导演和学者于一身的杨弋枢。

            戏剧方面,郭晨子的《“金戈”与“剑”》探讨了京剧改编话剧《吴王金戈越王剑》的可能性问题。杨莉莉有关《守财奴》法国演出史的文章到本期已全部载完,我们期待她更多的演出史文章。另外,施旭升教授对话剧《生命密码》做了“生命伦理”的解读。留德戏剧学者陈琳从剧场能量、演出节奏以及社会实践等几个方面解读了草台班的舞台作品《废物》。

            本期推出曾获普利策戏剧奖的《心之罪》(贝思·亨利编剧)。陈恬在导读文章《个人的家庭与家庭的个人》里将同为家庭题材的中国“十七年”戏剧代表作品《同甘共苦》与《心之罪》展开了对照分析。《同甘共苦》属于郝建教授所说的“寻求对集体精神的归属感”的作品,它的个人只有通过社会与家庭伦理才能定义和获得价值,因此必然是负有教化职责的正剧;而《心之罪》则真实地描写了个人主义时代的家庭悲剧,在这里,家庭既无法庇护个人,也无法定义个人。可以想见,如果《同甘共苦》和《心之罪》PK中国当代国家级戏剧奖项,《心之罪》一定完败。而如果进入票房呢?结果却肯定不同。

    陈军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