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戏剧影视研究所,戏剧影视艺术系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2017年第1期(总第16期)

  • 目  录


    理论研讨/


    戏剧空间──从狄德罗、布莱希特到阿尔托/ 麻文琦

    剧场艺术与文化转向/ 李亦男


    前沿剧评/


    婺剧《穆桂英》:身体存现的光辉/ 织工  文,浙江婺剧艺术研究院  提供剧照

    一厢情愿──看新编昆剧《春江花月夜》/ 温方伊

    淮剧《小镇》:反向滑落的《老妇还乡》/ 穆海亮

    个人性、艺术性与集体化、政治化的博弈──对第11届中国艺术节的一种印象/ 陈晶晶


    晨子看戏/


    昆曲vs.《哈姆雷特》/ 郭晨子


    影视评论/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当战争成为私人叙事/ 涂俊仪

    碰撞与出路:当李安的东方智慧遭遇西方的“正义”困境──《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的价值观解读/ 王人凡

    艺术的逼真与逼真的艺术——《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美学与政治/ 许仁豪

    现实还原电影──评《我不是潘金莲》/ 陈军

    哪有那么多好戏,别逗了!/ 二姐


    剧场/片场调研/


    艺术还是生意?──中国戏剧生态观察/ 水晶


    剧本推介/


    当“话语”成为戏剧的素材──《秦国喜剧》创作谈/ 李静

    秦国喜剧/ 李静

     

    卷首语


            一位从西安观摩第11届中国艺术节回来的学生问我:“为什么国家艺术节的亲民补贴已经使票价很低,剧场经常还坐不满,而乌镇戏剧节的票价那么高,开票几个小时,就在网上被一抢而空?”我们多么希望我们的杂志能够解答学生的这个问题啊!关注和讨论当下的戏剧与影视创作,关注和讨论当下的剧场与影院现象是本刊明确的办刊宗旨之一。幸好中国戏曲学院举办的“戏曲评论高级研修班”把西安的中国艺术节当作自己的操练地,为我们提供了一篇艺术节印象,一篇对获奖作品淮剧《小镇》的质疑。非常遗憾我们不能提供关于乌镇戏剧节的评论,它的票价之高和戏剧节期间的消费之贵,使得我们无力派驻人员跟踪全部剧目,这种缺席或许也可理解成一种批评的“行为艺术”吧。

            本期关注的当下戏剧与电影热点还有浙江婺剧的青春版演出、罗周/张军的“当代昆剧”、李安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和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

            织工博士曾多年受教于著名戏曲学家洛地先生,又曾师从美国戏剧理论家阿诺德·阿伦森教授,她关于婺剧青春版《穆桂英》的评论《身体存现的光辉》兼用中、西戏剧理论资源,希望对中国传统戏剧的表演理论有所突破。

            江苏编剧罗周堪称当今最具活力也最受好评的青年剧作家,她与上海著名昆曲艺术家张军联手,最近先后打造了被称作“当代昆曲”的《春江花月夜》和《我,哈姆雷特》。温方伊在她的评论里批评前者在复古形式中丢失了古人“最鲜活可爱的东西”;郭晨子则在她的评论里指出后者舞台表现形式的当代性追求与将莎剧原著中的现代性格“才子佳人化”之间的矛盾。

            本期三篇关于《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讨论各取不同的方法与视角:涂俊仪倾向于解读电影文本自身的意义,王人凡倾向于评估作品的思想与艺术价值,许仁豪则倾向于把影片的制作、传播与接受看作一个不可分割的意义生产过程,以此来考察李安的美学与政治。

            陈军的文章为影片《我不是潘金莲》做了辩护。他认为冯小刚明显违背现实主义的那些“造假”,其实是为了安全地逼近一个深刻的核心“真实”。

            二姐自己是个编剧,她忒喜欢改自同名话剧的电影《驴得水》,我们向她约稿,她给我们写了这篇讨论戏剧改编电影的普遍问题的有趣文章。

            著名戏剧艺术活动家水晶博士为本期撰文,分析了当下中国的戏剧生态。

            11月11-12日,南京大学戏剧影视艺术系以“剧场空间:戏剧与后戏剧,史诗与虚拟”为题,为首届“江苏小剧场原创戏剧双年展”举办论坛,中央戏剧学院麻文琦教授发表了题为《戏剧空间──从狄德罗、布莱希特到阿尔托》的演讲。麻教授认为,由法国古典主义戏剧和启蒙主义戏剧先后打造的“幻觉剧场”是由戏剧家所欲表现的严肃内容决定着的,当人们不再从他们生活的世界里发现严肃的意义,“幻觉剧场”便坍塌了。他深刻地描述了从“幻觉剧场”到“后戏剧剧场”的演变过程。也是中央戏剧学院的李亦男教授以《剧场艺术与文化转向》为题发表演讲,这位《后戏剧剧场》一书的译者以严谨的学者精神论说了剧场演变与文化转向的关系。收录于本期的中央戏剧学院两位教授的演讲稿,是本刊继雷曼教授《悲剧的未来》和阿伦森教授《舞台去物质化》之后,最大的理论收获。

            虽然我的年轻同事们颇有怀疑,我仍然认为本期李静的剧本《秦国喜剧》是比她的《大先生》更为出色的迪伦马特一样的作品。我期待看见它在剧场的样子。

    吕效平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