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戏剧影视研究所,戏剧影视艺术系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2017年第2期(总第17期)

  • 目  录


    前沿剧评/


    论剧场复古的可能性:从《张协状元》到环球剧院/ 织工

    一出流传千年的喜剧──评李静新作《秦国喜剧》/冯新平

    当叙事成为游戏──以《逆袭之星途闪耀》弹幕视频为例/ 张冰琪

    “小珂×子涵”的《舞蹈共和》/ 杨小雪


    别处看戏/


    “喧嚷和愤怒”:谈奥力维尔·皮执导的《李尔王》/ 杨莉莉 文,Christophe R. de Lage  摄影

    直面“幻觉”,抵抗“忧郁”──从《龙之忧郁》的“双重幻觉”说起/ 朱玥  文,Martin Argyroglo  摄影


    晨子看戏/


    自我批评/ 郭晨子


    经典重读/


    从批判社会到拷问自我──谈自由主义悲剧的演变逻辑与《罗斯莫庄》的意义/卢暖


    影视评论/


    复古的“日常生活颂歌”:复刻成长小说叙事的《爱乐之城》/ 谭宇静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的两种断裂/ 杨鹏鑫

    《欢乐颂》、左翼批评与时尚探测器──兼谈国产时装剧难以“走出去”之症结/ 周潞鹭


    剧场/片场调研/


    彭韬导演访谈/ 许金晶 采访、整理


    剧本推介/


    《帖木儿大帝》《世人》和《郭布达克》──我们为什么要刊发《帖木儿大帝》/ 吕效平

    帖木儿大帝(第二部)/ 克里斯托弗·马洛 著,华明 译


    卷 首 语


            本刊去年第5期推出英国伊丽莎白时期戏剧仅次于莎士比亚的代表作家马洛的《帖木儿大帝》第一部,本期再推该剧第二部,稍晚我们还将推出他的《马耳他的犹太人》,译者都是华明教授。当马洛29岁被害的时候,名气比他的同龄人莎士比亚大得多,早期莎士比亚一直是马洛的“学徒”。我认为,Drama是专属于现代人类的戏剧文体,它与中世纪戏剧传奇有着根本区别,《帖木儿大帝》所以在430年前轰动伦敦,也许就是因为它最早鲜明、彻底而强悍地呈现了Drama的个性。今天阅读马洛,不仅可以帮助我们丰富关于人类戏剧峰巅伊丽莎白时期戏剧的知识,而且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莎士比亚所张扬的“人”的精神不单属于他的个性,尤其属于他的时代。迄今在英美仍有马洛《帖木儿大帝》的精彩演出,我们希望未来有一天中国剧团在能够成功演绎莎士比亚之余,也能试一试马洛。

            本刊上期发表了当代剧作家李静的《秦国喜剧》。当我们收到冯新平的评论是,既意外,又欣喜:这么快,就从我们所不熟悉的世界传来了回声!它甚至启发了我们自己对这部戏的理解。

            本期织工的文章谈“剧场复古的可能性”,他再一次向我们展示了他对中国古典剧场和西方当代剧场的兼通,他认为,真正的复古是不可能的,即使你能在舞台上全面复古(实际上也是不可能的,消防队就不会允许),你也无法在观众席复古。所以,“古”的意义只在于“今”。

            我身边的年轻学者们一再跟我说到:就像工业时代的室内剧取代农耕时代的广场剧、电子时代的影像剧取代工业时代的舞台剧一样,游戏剧将会成为信息时代的主流。我将信将疑。希望张冰琪同学的《当叙事成为游戏》能够唤起一场讨论。

            非常感谢台北大学的楊莉莉教授,她把我们的视野再一次带到了法国当代剧场,这一次她谈的仍然是经典剧目的演出。《“喧嚷和愤怒”:谈奥力维尔·皮执导的〈李尔王〉》对剧场的描述如此动人!其中的信息量也很大。

            晨子老师在她本期的专栏里发表了《自我批评》,对她过去发表在这里的文字做了纠正与补充。阅读不止,思考不止,随时准备纠正过去的文字,不单是晨子老师的个人原则,也是本刊的原则。

            两位年轻作者,杨小雪和朱玥,分别介绍和评论了一个边缘艺术团体的边缘演出和一场制造双重幻觉的“后戏剧剧场”演出。《“小珂×子涵”的〈舞蹈共和〉》所介绍的舞蹈者的个人创作性质在当代中国尤其可贵。《直面“幻觉”,抵抗“忧郁”》兼有对剧场的信息传达与思辨。

            本期“经典重读”发表卢暖对易卜生《罗斯莫庄》的新解读。

            谭宇静《复古的“日常生活颂歌”:复刻“成长小说”叙事的〈爱乐之城〉》“从青春期叙事题材的角度来解构《爱乐之城》,通过对这一叙事传统的追溯和分析,理解当代对成长小说叙事传统的再建构。”周潞鹭《〈欢乐颂〉、左翼批评与时尚探测器》,兼谈国产时装剧难以“走出去”之症结,甚至开出了“药方”。杨鹏鑫继本刊上期三文后,再论《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他分析了李安这部电影中的“两种断裂”:“叙事的断裂”和“景观与真实的断裂”。看得出来,杨鹏鑫博士是一位阅片极丰的电影学者,他的思辨也是犀利的。

            本期“剧场/片场调研”栏目发表了许金晶对彭韬导演对采访。

    吕效平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