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戏剧影视研究所,戏剧影视艺术系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南京大学艺术硕士剧团,南京大学文学院影视中心
2017年第3期 (总第18期)

  • 目  录


    特稿/


    布莱希特教育剧中的宗教性主题/ [德]汉斯·蒂斯·雷曼  作,陈恬  译


    剧场/片场调研/


    中国话剧的一次“救亡运动”──南京小剧场戏剧节始末/ 赵家捷 文,张献  提供剧照

    传统的返照——浙江婺剧艺术研究院调研报告/ 织工  张雪

    彻悟“映画祭”:论当代日本国内外电影节中的日本电影策展/ 马然


    晨子看戏/


    《跳墙着棋》/ 郭晨子


    经典重读/


    从张扬生命力到与死亡抗争──《帖木儿大帝(第二部)》/ 华明

    论《约翰·加百利尔·博克曼》中的双重自审与复象景观/汪余礼


    前沿剧评/


    多金的《兄弟姐妹》及其同时代的俄罗斯戏剧导演/ 彭涛  文,钱程  摄影

    戏剧批评:知识分子的“在场”与“表演”/ 施旭升


    别处看戏/


    “婴儿潮一代”的挽歌──评英国皇家宫廷剧院《下一代》/ 熊之莺  文,Johan Persson  摄影


    影视评论/


    当书生深夜秉烛,听到琴声──声音,鬼怪和启蒙时代/ 陈思霖

    《西部世界》:后人类的诞生及其伦理困境/ 贾斌武

    从《长城》看“中国故事”的“原力觉醒”与中国电影的产业升级/程波、陈彦均

    《长城》:叙事视角、文化角力及其生产机制/ 涂俊仪


    剧本推介/


    《天堂之路》:比虚构更骇人听闻的,只有现实/ 韦哲宇

    天堂之路/ [西]胡安·玛尤尔卡  著,韦哲宇、张若讷  译

     


    卷 首 语

       

            我们通常把布莱希特的“教育剧”理解成意识形态宣传工具,对其评价不高。本期“特稿”中,《后戏剧剧场》作者汉斯-蒂斯·雷曼教授对布莱希特的“教育剧”做了超越意识形态的解读。他指出,教育剧首先是一种针对实践者而非观众进行教育的剧场,它将人类的存在表现为结构性的限度和逾越限度的冲动之间的永恒斗争,这些被布莱希特称为“死亡教学”的文本不是意识形态宣传或道德训诫,而是为世俗剧场提供了宗教性的维度。雷曼教授的这一解读或可启发我们重新解读布莱希特,更准确地理解他的戏剧思想。

            上世纪80年代戏剧与本世纪戏剧的比较注定将成为中国当代戏剧研究的一个重要话题。本刊“剧场/片场调研”栏目拟陆续刊载回顾上世纪80年代戏剧的史料性文章,本期发表赵家捷先生《中国话剧的一次“救亡运动”──南京小剧场戏剧节始末》。

            浙江婺剧艺术研究院正在创造中国戏曲当下令人瞠目的辉煌,织工、张雪的考察报告《传统的返照》试图描述和剖析这个辉煌。

            马然的文章讨论了作为日本电影节模式“映画祭”的发展历程、运作方法及其与国际电影节模式的差异。

            “晨子看戏”总是本刊亮点,她这一期谈《西厢记·跳墙着棋》。

            本刊上期发表马洛的《帖木儿大帝(第二部)》,译者华明教授为本期“经典重读”栏目撰文,强调该剧从第一部中对生命的张扬转入了对死亡的思考。

            汪余礼解读易卜生晚期剧作《博克曼》,认为该剧在多数读者可感知的表层意象世界背后,精心营造了一个整体性的意象世界,这种“复象诗学”与剧作家的“双重自审”密切相关。

            俄罗斯戏剧《兄弟姐妹》是今春中国剧坛的一个热门话题,彭涛教授为本期“前言剧评”栏目撰文,介绍该剧导演多金及其同时代的俄罗斯戏剧导演。

            施旭升教授的文章,谈“戏剧批评”中,知识分子的“在场”与“表演”。他是否夸大了“知识分子”在戏剧批评中的特殊话语权,我们期待读者的讨论。

            本期“别处看戏”由熊之莺同学介绍英国皇家宫廷剧院《下一代》。

            在“影视评论”栏目,陈思霖从声音角度切入不同时代的多个《倩女幽魂》版本,视角新颖。

            贾斌武思考了热门美剧《西部世界》中后人类的诞生及其伦理困境,人工智能话题自是老生常谈,该文却颇有见解。

            就中国电影产业而言,《长城》无疑是近年中国电影的重要案例,甚至是举国“中国梦”之焦虑的一次显现。程波与陈彦均的文章聚焦《长城》的中国故事输出与中国电影的产业升级,涂俊仪的文章则讨论了《长城》的叙事视角、文化角力及其生产机制,两篇文章对该片不无期许,本刊对该片的价值乃至产业意义仍持审慎之怀疑态度。

            感谢韦哲宇同学为我们翻译和介绍了西班牙剧作家胡安·玛尤尔卡的《天堂之路》!这部剧作使我们深受震撼!我们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改换篇目,刊发表了这部戏。

    杨鹏鑫

     

     

返回頂部